今天是  80酷酷网已完成全部制作,并坚持每天更新,欢迎提供好的意见或建议!

80后女孩放下仇恨成全丈夫

来源:80酷酷网  更新时间:2010-07-12  点击:123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 本报记者邹蕙

  2009年5月8日,中午12点,我准时赶往汉口的一家酒楼,应邀出席一位新生儿的满月酒。那天的场面很热闹,亲朋好友坐满了半边客厅,主人家陶合农和鲍小雨夫妻俩怀抱着粉嫩白胖的宝宝,挨桌敬酒,与客人们分享初为父母的喜悦之情。

  酒过三巡,考虑到主人有太多亲友要招待,不便久扰,我与陶合农简单打了个招呼后便先行离开了。下午,刚回办公室不久,陶合农的短信便随之而至,“邹记者,今天客人太多,招呼不周了。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表达下心中的谢意,可惜你工作太忙,也难得抽出时间来,在此,我和小雨再次向你说声谢谢,感谢你的热心和耐性,成全了我们今天的幸福家庭。另外,梅桦的事也多劳你费心了,她今天给我发过祝贺短信,看样子状态不错,有今天的成果你功不可没,她能过得好,是对我的另一种安慰。再次感谢了。”

  无巧不成书,我正准备给陶合农回复短信时,梅桦的短信不期而至,“邹记者,你要表扬我了,今天陶合农的儿子满月,本想亲自前往祝贺的,可思来想去,又怕小鲍心里不舒服,索性消失不见,留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日子。最近,领导看我能力不差,准备提我去家分公司当财务负责人,朋友们都夸我气色好,人也变漂亮了,有几个单位的客户老给我献殷勤,说不定哪天爱神降临,我的白马王子会从天而降呢!”

  一前一后两条短信的对比之下,我由衷地笑了。就在两年前,陶合农和梅桦这对势同水火的冤家还曾在我面前闹得不可开交,如今却雨过天晴,有了各自的精彩,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峰回路转,前方永远都会有希望。

  谈起和陶梅两人的相识,还得从2007年说起。

  记得2007年的初春,陶合农面容憔悴,神情沮丧地找到我,那时,他和梅桦刚拿了离婚证,整个人还没从婚姻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

  陶合农和梅桦是在一间聊天室认识的,交往三个月后,这对思想超前、行为大胆的年轻人快速领取了结婚证书,风风火火地操办了自己的婚事。

  蜜月期过后,爱情的冲动渐渐在生活的平淡中消退,渐渐地,习惯了我行我素的这对小夫妻开始有了摩擦。婚后,梅桦依然固我,在聊天室里玩得忘乎所以,三天两头张罗些网聚的事情,和另一个叫风之子的男网友打得火热,根本不把陶合农的劝告放在眼里。更让陶合农为难的是,陶家父母年事已高,一早盼着梅桦能给他们家添个孙子,听到这个消息后,梅桦嗤之以鼻,说都什么年代了,自己都没玩醒,哪里有生养孩子的准备。

  矛盾愈演愈烈,梅桦的放任和散漫终于惹出祸事,一次网聚过后,在酒精的作用下,梅桦和风之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本想找借口掩盖过去,可惜风之子竟背地里当起了小人,想借此敲诈陶合农一笔,并把两人不堪的照片寄去了陶合农的办公室。

  得知真相的那一刻,陶合农悲痛欲绝,杀人的冲动都有。回到家,他本想给梅桦一次机会,只要她肯认错,他就把这件事给咽下去。谁料,梅桦不但不肯认错,反而一口咬定这事是子虚乌有,是陶合农用来污蔑她,败坏她名声的把戏。

  在一叠照片面前,梅桦傻眼了,这段仓促的婚姻也随之走到了尽头。陶合农一度极为悲观,觉得当初爱得轰轰烈烈,梅桦却仅仅因为外面世界的一点小诱惑而迷失方向,亵渎婚姻,所以,所谓爱情都是虚幻的,不可靠的。

  陶合农的故事见报后,引起了梅桦极大的反应,她当即给我打来电话,说有话约我面谈。见到梅桦本人之后,她的形象做派印证了我之前的想象,分明是一个自我观念极强,想法多多,不计后果的80后,以她眼前的状态,显然没有进入婚姻生活的准备。她气鼓鼓地把与陶合农的故事从头到尾重述了一遍,事实经过没有出入,只是加入了很多自己的观点,梅桦认定,陶合农是因为要逼她生孩子所以找借口提离婚的。

  离婚之战到此告一段落,一晃大半年过去了,我发现,陶合农的QQ号经常在线,三不五时地给我发些怨天尤人,感触伤怀的字句,哀叹命运的不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那个周末,金报情缘有场小型交友活动,不如请他来坐坐,也许能有意外收获。

  于是,我胡乱编了个借口,把陶合农哄到了金报情缘的活动现场。缘分降临时,竟然毫无征兆,Bu明真相的陶合农来到约定的咖啡厅,等我的那会儿功夫,一屁股就坐在了鲍小雨的面前。没有人从中撮合,两个陌生的年轻人不期然交谈起来,离开时,还大方地交换了电话号码。

  我没有挑破自己的用心,默默关注着这对男女的发展,果然,一个月后,陶合农主动向我汇报进展,说已经在和鲍小雨约会,这个善解人意的姑娘,让他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然而,好事多磨,得知陶合农恋爱的消息后,经不住身边朋友一番添油加醋,梅桦果然闹上门去,说他在外面有女人在先,所以诬陷栽赃在后。陶合农刚刚复原的伤口再次被撕裂,而梅桦电话短信攻击不断,故意要抓住机会好好撒撒气,以洗当初被抓现行的出丑一幕。

  无奈之下,陶合农只有再次向我求助,求我从中做证,帮他洗清清白。

  我大概能明白梅桦当前的感触,其实,这个年轻莽撞的姑娘未必是对陶合农旧情不忘,她在乎的只是一张脸面,以及看到陶合农找到幸福后的不甘心。

  两天后,我把梅桦约到报社见面,看到我手中鲍小雨报名的时间表之后,她表情平静,可想而知,这是她早就猜到的事实。我抓住机会,和梅桦谈了谈她的近况。原来,受离婚事件的影响,任性的梅桦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在家闲着玩。这种状况对一个年轻女孩来说,绝不是好消息。我把这个消息转告陶合农之后,在他的帮助和推荐下,梅桦去了一家公司,拣起了过去财务的工作,有了新工作,新同事,新环境,活泼外向的梅桦很快转移了注意力,兴致盎然地投身新的生活当中,而看待过去的婚姻,莽撞草率的梅桦也有了新的认识,“只怪我当时年轻贪玩,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更不明白什么是感情。”

  心中的结解开之后,梅桦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目前正在对男友进行严苛的考核当中。陶合农的儿子也呱呱坠地,美满得令人羡慕。理清了一段破裂婚姻的痛苦,成全了两个家庭的幸福,这两全其美的好事,身为倾诉记者的我们当然乐意看到,愿天下每一份爱情都找到归属,正是我们的追求所在。 (文中人物为化名)

上一篇:老公对我越好我越讨厌他     下一篇:混混骚扰了我分居的老婆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不能超过500字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