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80酷酷网已完成全部制作,并坚持每天更新,欢迎提供好的意见或建议!

做“卡奴”,还是做“卡神”

来源:80酷酷网  更新时间:2010-07-15  点击:123

    在大陆信用卡市场尚处于成长阶段时,台湾持卡族的教训和经验或可被借鉴。

2006年伊始,台湾最当红的莫过于台东小市民杨蕙如。27岁的杨蕙如2005年才从墨尔本大学拿到企管硕士学位回台,此后半年没有积极找工作,外人还以为她是赋闲在家,实际上她可忙坏了。每个月她忙着刷卡近1000万元新台币(约人民币250万元)。但杨蕙如不是败金女,相反,她运用刷卡消费累积红利赚钱,短短2、3个月至少获利90万元新台币。消息传开,台湾网友立刻封她为“卡神”。

同样在2006年初,经常代表弱势者发言的“泛紫联盟”则宣布成立“卡债受害者自救会”,协助卡债族与银行展开债务协商。“卡债族”是比较优雅的说法,更常见的称呼是“卡奴”,简言之就是积欠银行大笔债务的信用卡和现金卡持卡人。

台湾人均5张信用卡
 
  
近10年,台湾金融业转向消费金融业务,2300万人口中大约900万人持有信用卡,发卡数超过7000万张,即使以流通卡数4500万张计算,平均每位持卡人手上仍有将近5张信用卡。台湾人不仅持卡张数高,消费金额也惊人,2005年11月单月签账金额约1100亿元新台币,同月预借现金逾160亿元。此外台湾还仿效日本,推出类似信用卡预借现金、专供小额信用贷款的“现金卡”,全台发卡量560万张,其中367万张已被动用过。

有利可图自然是消费金融业务蓬勃发展的根本原因,无论用信用卡签账、预借现金或拿现金卡贷款,只要无法当期还款,利息就会自动升级为年息高达18% 至20%的循环利率。“泛紫联盟”召集人简锡阶估计,高利率创造银行每年1400亿元至1600亿元利益,使得过去两年消费金融业务每年以16%高速成长,银行为了抢市场,一年投入促销的广告预算达8亿元。

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启的信用卡战火,在迈入新世纪之际,催逼银行将拓展业务的手法不断创新。早期办信用卡要准备税单、存折等收入证明,办卡是身分地位的象征;随着竞争激烈,办卡虽然仍要收入证明,但门槛逐渐降低,学生也能办卡,且办卡就有礼送;最近几年连形式上的财力审查也免了,1小时快速发卡,持a银行信用卡就能办b银行信用卡,甚至拿得出名片就能办卡,送办卡礼之外还有开卡礼。许多人冲着礼物办卡,理智型消费者则拿到礼物就剪卡,因为害怕自制力不足越刷越多。而且这种快速发卡还不只限于办普通卡,金卡、白金卡滥发,最后持有普卡反而成为稀有动物。

在信用卡战火延烧10年后,1999年7月1日万泰银行推出台湾第一张现金卡“george & mary”。这个专门提供信用贷款的商品让原本名列小银行的万泰银行一炮而红,5年发卡超过140万张,掀起现金卡跟风。

万泰银行占有了遥遥领先的地位后,后进者必须设法区隔商品形象。大众银行于2003年初找来曾因经商失败债务缠身、重回演艺圈又翻身的艺人曹启泰代言,拍了“借钱是高尚行为”的广告。透过电视强力播放,大众银行“much”卡知名度大开,但这种违背“勤俭致富”中国传统的借贷观念引来舆论大加讨伐。在舆论压力下,新闻局决定限播,要求这则广告只能在深夜未成年人较少收视的时段播出。

“卡奴党”成台湾第一大党?

广告限播了,但现金卡并未因为舆论压力而消失。业者不再直接提“借钱”二字,而是透过广告包装,美化借钱形象,赋予现金卡更多想象空间。先是现金卡市场排名第二的台新银行,2004年新一波广告推出时易名为“story(故事)”现金卡,鼓励消费者聪明用卡,创造自己的人生故事。然后,信用卡发卡量台湾排名第一的中国信托商业银行则将现金卡重新命名为“wish(希望)”卡,表示现金卡可以从求学、创业、结婚一路帮你实现人生愿望。

双卡市场冲太猛,早有财经学者表示忧心。因为韩国1999年因出口不振,政府鼓励以消费刺激经济成长,甚至实施信用卡消费抵扣所得税,导致业者滥发信用卡。其后5年内,韩国境内流通的信用卡总数成长2倍以上,达到7280万张。2001年韩最大信用卡发卡银行lg爆发破产危机,200万韩国人面临信用破产。

果不其然,台湾的“卡奴”问题在2003年底即露出迹象。由于部分持卡人无节制刷卡,又还不起钱,累积数年催收不成,银行为了美化账面数字,将不良债权以10%~20% 的价格转卖给合法的资产管理公司(amc),冲消呆账;其后部分资产管理公司又将债权转包给“民间讨债公司”讨债。在此之前银行或资产管理公司常用的电话、寄存证信函催收都还是合法的文明讨债,到了讨债公司手上,泼油漆、胁迫、辱骂、恐吓、施暴……样样来,而且对象不限卡债人,亲友和老板都可能被骚扰,其中不少卡债族还是没有经济能力的学生,家长事后得知孩子信用破产后,一方面不得不代偿债务;另一方面也质疑银行为何在没有取得父母同意下,就核给学生高信用额度。

在一片质疑声中,过去放任双卡发展的“财政部”终于出面规劝银行业者采取较严格的征信措施,确认持卡人有独立经济来源和还款能力。但累积多年的卡债问题并未获得根本解决,争议终于在2005年12月引爆,引爆点是多位国民党籍“立委”主张透过修法强制调降信用卡循环信用利率至12%左右。

“立委”之所以提出如此挡银行财路的主张,凭借的就是300万名曾经动用循环利息、广义定义下的“卡奴”支持。有人戏称,国民党在台湾极盛时期也不过号称百万党员,如果组成“卡奴党”,绝对成为台湾第一大党。说台湾“卡奴”有300万人太夸张,因为曾动用循环信用者不见得没有偿债能力,严格定义下的“卡奴”也就是“行政院”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统计的信用卡、现金卡和所有个人无担保放款客户,债务逾期3个月以上的有40万人,约占全台人口2%,这个数字仍是相当吓人。

金管会统计,40万名列入催收的“卡奴”,平均每人负债60万元新台币。60万元本金或许不是很大的数字,但是将近20%的循环利息,如果不尽速还钱,大约5年债务就增加一倍,偏偏信用卡最低缴款比例只有2%,自制力不足或经济状况较差者,轻松刷卡之后,可能不知不觉债台高筑,最后轮为“卡奴”。荷银证券的报告显示,占台湾20%人口的最低所得群,每个月收入有一半要付卡债。

安妮是经营网络商店少数的成功案例,不到30岁的她拥有包水饺的好手艺,网络接受水饺订单再出货,一个月赚个十来万元没问题。但她高中毕业时,父母经商失败又被倒会,每个月需要20万元资金周转,走投无路下,安妮的父母向地下钱庄借钱,三分利(30%)的高利贷,一个月单是利息就要6万元,因为安妮工作后有信用卡,相较之下信用卡循环利息还比较低,于是安妮帮父母分摊债务,改向银行借钱,但是从10年前1个月还11万元,如今每个月要准备25万元才能应付,钱越还越多,每个月赚的10万元根本不够还债,沮丧之余,安妮一度动了自杀念头。

日前,81岁的刘姓老荣民满脸憔悴地拿着法院判决书到户政事务所办理终止收养关系。原来,老荣民在23年前收养妻子亲戚的女儿。5年前,养女告诉他考上台湾中部的大学后,他都按时汇给养女学杂费和生活费,去年夏天毕业季,养女没邀养父母参加毕业典礼,老荣民觉得有点怪,于是到学校了解,没想到养女根本没读那所大学。过了不久,他竟陆续接到银行寄来养女信用卡刷爆的账单,让老荣民顿时成了“卡奴”。伤心之余,夫妻俩决定办理终止收养关系。

最离谱的是有2000多名警察的屏东县警局,高达120人因积欠卡债,遭发卡银行向法院申请薪水强制扣款。有人欠款近300万元,有人同时遭十多家银行申请扣款,到退休前恐怕都还不完卡债。而他们九成以上是当连带保证人,被同事、家人拖累的。民间有俗语“人呆才保”,屏东这些警察似乎没有谨记古人经验。

除了因为投资失败、承担亲友债务、失业等原因被迫沦为“卡奴”之外,根据“行政院”金管会和青年辅导委员会共同推出的辅导专线接案情况显示,30岁以下求助者,主要欠债原因是过度消费。

现在,为了平息“立委”修法降利率的主张,银行公会只好提出一套解救“卡奴”的方案:一方面将“卡奴”每期最低偿还比率放宽,设置受理债务协商单一窗口,让同时积欠多家银行债务的“卡奴”,可以有协商降息的机会;另一方面将新增消费的当月缴款比例由2%大幅提高为10%,希望持卡人在刷卡前能想清楚自己的能力。

“卡神”面前,银行变“卡奴”

信用卡消费虽然带来众多新问题,但信用卡并非无一可取,毕竟塑料货币有方便、安全、避免伪钞风险等优点,而且台湾70%的持卡人是正常刷卡消费、缴费的,而刷卡时能累积的“红利积点”则是使用信用卡的额外收获。

近年红利积点的用途琳琅满目,可以换饮料、饭盒、折抵现金消费,如果积点够多还可以换免费机票。中信银更是大玩点数加倍活动,一个月付100元手续费,当月刷卡红利积点就加一倍,最高可变成8倍。

“卡神”杨蕙如去年拿到硕士学位返台,在家上网,意外发现在家刷卡还能赚钱。因为东森购物台开放白金会员用信用卡买“东森礼券”,预付19000元可购买2万元礼券,礼券一年到期未使用,可选择兑换2万元等值支票,或换2万元等值提货券,再加4000元购物折价券。她一算,一年后换回支票的获利率高达5.6%,相当于银行定存的2~3倍(目前台湾各银行1年期定存利率约2%)。

另外,中信银每月付800元手续费,每次刷卡红利点数就以8倍计算,如果办电信联名卡,外加2‰的电信回馈金。杨蕙如认为,银行可能是评估多数持卡人缴了月费就忘了刷卡,可以净赚手续费,这却给她赚利差的空间。

杨蕙如付了一年手续费,为了调高信用额度,她向亲友集资600万元存入中信银账户,作为担保,之后透过网络刷卡购买东森礼券600万元。刷卡600万元,杨蕙如的红利点数就有160万点,她又在网络拍卖,将东森礼券卖给亲友,不久亲友二度上网拍卖,她又设法买回……如此来回操作,红利点数迅速累计,一度高达800万点。

杨蕙如以每32万点红利兑换一张免费长荣航空的台美航线头等舱机票,再把20张免费机票,在网站上以每张45000元转卖;此外,她运用中国信托开放客户彼此转让红利点数的游戏规则,在网络上以1000点300元的价格转卖。据杨蕙如表示,包括东森礼券一年后兑换现金支票的获利、20张免费机票网拍、红利点数转让及2‰电信回馈金,她已刷卡获利超过120万元,获利率高达21%,而她付的手续费还不到1万元。

没多久,中信银发现杨蕙如交易异常,多次道德规劝,发出书面通知函,告知她不要再这样做,否则将告她套利。最后顾不得大企业应有的雍容大度,中信银使出撒手锏,将杨蕙如和她的一干亲友全部停卡,丢了里子,也丢了面子。喜感十足的杨蕙如搞笑地“夸”中信银:“我的‘卡奴’(中信银)跑掉了。”不过杨蕙如也不好惹,她打算告中信银违约。

向来只有银行赚别人的钱,杨蕙如却是赚银行的钱。“神功”被传媒披露后,立刻成为热门话题,连检察官和其他看热闹的银行界人士也忍不住加入评论。有人认为虽然杨蕙如在拍卖网站来回操作游走灰色地带,不过她是在公开拍卖网站上进行,也有部分礼券被其他网友标下,而且拍卖网站没有规定拍卖品不能卖给自己的亲友,应不至于违法。更有银行和投信业者看中她的聪明才智希望以高薪网罗。惟一的问题是,税务单位盯上她。

用卡观念最重要

“卡奴”的故事每隔几天就上演一次,多数“卡奴”原本就是社会上的经济弱势者,加上拜金主义、个人理财不善等影响,很多人甚至分不清单利与复利的差别就动用信用贷款。曾研究“卡奴”问题的社会活动人士就指出,关键是应该让持卡人认清:现金卡、循环信用是发卡银行两大吸金法宝,只要用了,就难脱身,绝不能轻易动用,尤其不需要为买奢侈品动用循环信用。如果欠债太多,绝招只有剪卡,彻底断绝自己再有刷卡欲望。

在笑看杨蕙如与银行斗智时,其实她的用卡观念颇值得参考:“刷卡本来就是为了省钱、赚钱,信用卡是一种很好的理财工具,若是能够正确运用信用卡入账日、缴款截止日,以信用卡分期付款购物,一个半月后再付款给银行,中间就赚到一笔利息。”

当“卡神”或“卡奴”,真的只是一个观念之隔。

上一篇:中国最差十大制度排行榜     下一篇:养老理财建好三个账户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不能超过500字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否则后果自负。